【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

【 .】,精彩免费!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他带笑的声音,就像低音炮一样,低沉的,性感的,更宠溺的,从她的耳蜗里缓缓滑入,直抵心尖,止不住的心口一个颤栗,泛起一阵细细碎碎的酥麻。

【是我第一个想要主动讨好的小姑娘。】

【觉得特别可爱。】

【覃苏,做我的女朋友吧……】

简直,诱惑到了极点,太撩/人了,实在是太撩/人了!

覃苏觉得自己还好坐在椅子上,要不然她一定脚麻腿软到根本站不住,明明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千万要把持住,可此刻她的视线却怎么都舍不得从他的脸上移开。

四目相对,她喜欢的人就近在咫尺,他点漆般的深眸里唯一映着的就是她的脸。

就在这犹豫的须臾之间,她最后那一咪咪点儿还硬撑着的顽固防线就被彻底瓦解了。

对,她舍不得。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拒绝这个她喜欢了很久很久的男人。

……

覃苏看着时沐阳,胸口间就像是有一片滚滚翻涌的海浪,正一浪一浪的掀过来,热烈而澎湃,因为过度紧张而咬得紧紧的后槽牙一点一点的松开,又掖了下唇角,浅浅的翘起来,

“时沐阳,我——”

“我知道在顾虑什么。”这回是时沐阳【强行】打断的,他发现他自己竟然第一次因为一线巨星这个身份有一些不自信,因为他怕,怕眼前的这个胆小的怂姑娘一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

时沐阳甚至都没发现自己捏着她细腕的那只手正在用力收紧,淡定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迫切,

“虽然我是明星,但我的生活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一日三餐,每天工作睡觉,假期的时候就好好休息,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娶妻生子,和深爱的人共度余生,这些我的粉丝们都会理解。

覃苏,担心的都不是问题,即便有问题,我也会全部解决好。”

覃苏却一言不发,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时沐阳刚刚那番话里【娶妻生子】这四个字给勾走了。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情理解错误的话,他的意思是,要和她结、结婚吗?!!

共度余生!!!

……

时沐阳顿了一顿,漆眸渐深,放缓的语速温柔而坚定,

“还想要告诉的是,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麻烦,只会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柔软。

所以,覃苏,相信我好吗?”

就是在这一个瞬间,覃苏心窝一暖,就好像有一片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鼻尖更止不住的一阵发热泛酸。

她是个胆小的人,去和一个天王巨星谈爱,无形之中就站在了能够将所有隐私都无限放大甚至变扭曲的聚光灯下,要接受社会大众的眼光评判。

可是,相较于她原本平凡安静的生活因为他而改变,她更害怕的是,她会给这个比亿万星辰还光芒耀眼的男人带来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让他承受莫须有的指责。

这些,她一直埋在心里,一个人惴惴不安,从来都没和他说过。

他却全都知道。

她忽然有些想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