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让楼上的莱爷更加恼火的是,这群赌徒居然那么容易挑拨,一个个的抱着自己手里难得赢到的银子,纷纷力挺巩繁星。

想想也是,今日要不是白洒,他们绝大多数的人,真是要输的裤子底都得留下。

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跟着白洒押钱,反倒是赢了钱,一个个的正高兴着呢,结果带领着他们大杀四方的赌神却被拦下了。

这一幕,让众人心里打鼓。

都说物伤其类,他们也害怕,万一赌坊再针对他们咋办?

赢了就不让走,他们以后谁还敢再踏进这常胜坊来?必然不能啊。

一个个忌惮,担忧,害怕,愤怒的脸,跟巩繁星与白洒连成一气,看的庄荷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庄荷骑虎难下,也心知,今日他要是敢应,敢点头,敢招呼身后的打手们,真跟面前俩该死的人对上,那回头?

楼上的莱爷看到事态的发展,他不由的狠狠瞪了庄荷一眼,心里暗骂手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却也不能真就这么跟那两个人动手。

毕竟他心里很清楚赌徒的心里。

在赌徒的心中,从来不觉得自己会输,进赌场就是想着要赢,要发财的,如要是赢了钱赌坊就不给走,那以后哪个赌徒还敢再进自家的门?

看着三言两语就挖了自己心窝子的臭当兵的,莱爷心里有气,有大气,特别是想到那个,抱着闪得自己眼花的银子堆的小女娃,还有她那大言不惭的倒霉样儿,莱爷就更是生气。

简约清新牛仔裤女生午后淋雨图片

当然了,再生气,他自认为是个有涵养的人,而且也很有理智。

因着心里有所忌惮,最终这位莱爷还是压下了眼底的血红,挥手示意下头那已经摆开架势的手下们退开,让庄荷放人离开。

见对方让出一条道来,肖雨栖瞬间满意,神气活现的昂头,搂紧了银子,对着巩繁星发话,“星星大叔,我们走,明个还来。”。

然后,抱着他的巩繁星脚下差点没有一个踉跄给跪了,心说都这样了,明日你还要来羊入虎口?

这就是个活祖宗!

某厨子满心无奈的抱着肖雨栖,扯着愤怒的倒霉兄弟,身后跟着一大波子,心里也跟着忐忑的赌徒们一道,越过一干打手让开的道路,齐齐出了常胜坊。

莱爷,庄荷,乃至一干打手望着一群人离去的背影齐齐冷笑。

特别的莱爷,心里愤怒。

小丫头好胆!

没等庄荷佩服完虎了吧唧的外星人,他看到自楼上缓缓而下的自家头头,庄荷的整颗心啊,都随着莱爷下楼的声音节奏在跳动,仿佛对方的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心间一样,钝痛的厉害。

明明很忌惮,明明很害怕,庄荷却只得狼狈的抹了把虚汗,赶紧迈步跑了过来,站到莱爷身边点头哈腰。

“爷,就这么让他们走啦?”。

莱爷嗤笑一声,嫌弃的骂了句废物,而后才淡淡开口,“还没有谁,在我的常胜坊撒野过后,还能身而退的。”。

自己一时的让步,不代表他就此罢手放过了对方。

他是忌惮,忌惮自家常胜坊的口碑。

不想让大发赌行取笑自家,不想让对方分走客源,自己今日还真不能在明面上发威。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俩狗东西的身上穿的是军服,一看就是姚冲那狗日的的手下。

望着自家赌坊的大门处,莱爷的笑越发的冷,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莱爷当即一挥手,“来人。”。

“爷?”。

“去,跟着他们,打探清楚他们的来历。”。

“是。”。

目送手下离开,莱爷目光血色闪过。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当他常胜坊的银子是那么好拿的吗?

这两个人最好是背后有人,如若不然,呵呵……

当然了,即便是他们背后有人自己也不怕,他一个开赌坊的,对付赌徒嘛,是他的强项,有的是办法让他们上瘾,然后输的倾家荡产。

等他查清楚了他们的身份,他们背后的势力,待到他们下次再来,自己定然要这两大一小输的当裤子,到时候,大的卖去挖矿,小的送到楼子里,非得狠狠出了这口恶气。

他得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得罪了他莱爷,惹怒了他们常胜坊,会是怎么样一个悲催结果!

出了门,白洒当即脱了外套盖在肖雨栖的身上,遮挡住了一层的银光,嘴里还不忘了赌咒发誓。

“小西娃娃,姑奶奶,你真是这个!”,某人夸张的比着大拇指,随后又道:“姑奶奶,你就是我的金娃娃,是我的活菩萨,以后我白洒就跟着你干啦!从今往后,但凡是小姑奶奶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撵狗,我绝不抓鸡,我……”。

肖雨栖还沉浸在怀里的银子山里乐不可支呢,哪有功夫听白撒哥的效忠宣言?

还是巩繁星看自家兄弟太狗腿,忍不住踹他一脚,骂他出息。

白洒却不介意,潇洒的曲起刚刚被哥们踢了的腿,一脸纨绔的轻轻弹了弹腿上的灰,嘴里哼唧起了小调,好不快活。

别看他面上还算端得住,其实内心里早就炸开了锅。

此刻白洒的内心是激动的,是喜悦的,是不可置信的,是激动的不能自拔的。

直到此刻走在街道上,他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惊喜兴奋到此刻迈动的双腿,都在止不住的微微发颤发麻,他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是软的,在发飘。

当然,这样的感受,为了以免边上的兄弟取笑自己没出息,他是一定不会说的,只把喜悦强压在心头。

开玩笑,想他白撒哥也有今日的威风,他真是的太不容易了!

他们这些没有亲身经历过,遭遇过自己那些倒霉事的人,如何能理解体会自己的心情?

算了,算了,这样的乐趣,还是自己慢慢一个人享受的好。

至于小旗的其他兄弟们?

那也好办!

走在街上,看着依旧热闹喧哗的街道,望着各色铺子里的好东西,白洒千年等一回的大方,好吧,其实有钱了,他也是一个大方的人。

大手一挥,白洒看到了啥东西,今日不差钱的他都想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