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唯美映画:尺度不是问题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

【 .】,精彩免费!

看着她真的就只揪了一点点的小手,笑意快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个……”乔初见脑袋低在他的胸口,清澈的声音传出来,夹着很明显的局促,害羞,“我们能不能……低调点……”

她这应该是算答应交往了吧,可是,她没丢了理智,演员这个职业本身一被提起就被强加了很多附带词汇,她想演戏,想要靠自己在演艺圈站住脚,所以……

上官域轻轻一笑,在她的发旋处亲了亲,他自然懂,

“只要不关小黑屋,就算是地下我也觉得不错,看样子我得去找妖孽取取经了。”

乔初见语塞,微微囧,明白他的意思,季亦承也被倾歌给“地下”了一段时间,想着,她抿着的唇畔情不自禁的更笑深了一下。

……

又过了半分钟,上官域这才松开了她,更深凝着她。

乔初见脸颊继续发烫,再升温,眉眼间的局促之色掩饰都掩饰不了,四顾低头,视线刚低下去,蓦地,顿住了。

这才察觉到,脖颈间一片轻凉,是那条Miss白水晶项链,珠宝拍卖会上他竞拍到的。

“这个……”乔初见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抬眸看他,眸眼间的迷茫更盛。

上官域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好看的。”

乔初见想起来,那天珠宝拍卖会结束后他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问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她点头,肯定好看啊,5000万的项链啊,他回的是,那就好。

她当时觉得这男人肯定是闲得无聊了。

所以,他早就打算好拍下来送给她的吗?疑惑在嘴边绕了一圈,然后直接问了。

上官域点头,“很配,很漂亮。”

于是,乔初见脸更五星红旗迎风飘了,她是夸项链漂亮还是夸她漂亮呀?

“项链漂亮,更漂亮。”他说。

“咳咳……”乔初见呛到了,她彻底囧了,在心里再次腹诽,他真的有招风耳不是,总能听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啊。

……

淡淡的白月光更加朦胧,映衬在她的脸上,细腻的肌肤透着很纯粹的粉红,一点,一点的温柔了他的视线。

上官域神色不动,手里拥着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

“初见。”

“啊。”

“怎么办,我又想吻了,可以吗?”

“……”

又一次,她没来得及回答,他的唇已经覆上来了,薄唇上侵染了少许着初冬深夜的凉意,四瓣贴合,他温柔的吻过,一一细摩。

乔初见睫毛轻颤,拽着他衣摆的小手更紧了,在心里默,又来啊,又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好像是……可以的啊。

月光下,两束身影相互拥抱,影子不断拉长,初冬的夜晚依然掠动着冷风,却染上了温温暖暖的气息,不断的弥漫开去了……

……

繁华的中天街道上,凯迪拉克跑车稳稳行驶着。

“季亦承,我们去看电影吧!”景倾歌看着车窗外,突然扭过头来,大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季亦承扬眸一看,原来外面是雅图电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