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闲适恬淡文艺少女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

【 .】,精彩免费!

景倾歌一下子杏眸瞪圆了,小脸炸开一片胭脂红。

季亦承刚刚说,公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套很性感的情、qu睡衣,是最开始景倾歌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让秘书买来的衣服,要是她打赌赌输了的话,就穿给他看。

“怎么样,敢不敢赌?”季亦承唇角勾起得弧度更加轻**佻,一副小爷调戏样儿。

景倾歌稍顿,沉吟三秒,旋即紧紧握拳,

“赌就赌,谁怕谁!”

小非非那么风骚,她还能赌输了不是!而且前段时间国际娱乐报上还八卦爆出国际男模Fay和维密天使Barbara爱绯闻!

赌!

季亦承一巴掌揉在景倾歌粉扑扑的小脸上,阴测测的邪笑,“小坏蛋,我现在就在脑补穿那套睡衣的样子,一定很惊艳。”

景倾歌突然眼皮子跳了跳,为毛她觉得季亦承笑得很小人得志啊,她有种跳进大坑里的感觉。

错觉,一定是错觉→_→……

……

很快就到了罗马市中心的威尼斯广场。

今天晚上是万圣节前夜,整个罗马都在庆祝狂欢,广场上更是热闹得不行,无数盏大大小小点燃的南瓜灯,大家都打扮成各路神魔鬼怪,卡通人物……当然也有没换装纯属来感受感受这里的欢乐气氛的,比如这一行高颜值大长腿的男神女神们。

季亦承把轮椅也带车上了,直接把景倾歌从跑车里抱出来,又特别宝贝的搁在了轮椅上,然后沿着广场阶梯旁的斜坡向上推。

玄非搭在玄煜肩膀上幽幽感慨,

“这就叫三百六十度花式秀恩爱,对单身鳖们赤**果果伤害~~~”

果断一人上去踩一脚,丫才是单身鳖!

玄非捶心肝儿的委屈嚎了,“老子说的是大实话啊,一个两个都孤家寡人的!”

一众儿人,“滚!”

景倾歌又笑得合不拢嘴,小非非实在是太欠扁了。

……

到了广场正前方,雕刻的白色大理石,十六根圆柱的弧形立面,台阶下的两个对称喷泉,整个构造很像一个手工蛋糕,所以这座广场又被称为是“结婚蛋糕”,漂亮,浪漫。

大屏幕上正放着很火热欢快的本土歌,节奏感很强,和着广场上燃烧的篝火,许多人围在一起大跳热舞,大家都精心装扮过,有性感猫女,恶魔独角兽,黑衣魔法师,红桃皇后,还s复仇者联盟的……再男女混搭起舞,简直热闹得不行。

玄之凰和玄非最爱热闹了,飞快的挤进人群里也牵着手起来了,女子妖娆潋滟,男人风华倜傥,一出场就是惊艳四方,惹得一阵激动欢呼。

很快,季亦诺和墨暖暖也按捺不住,季连城和玄煜相视一眼,相当无奈的摊摊手,只能舍命陪家里公主了。

景倾歌在旁边看得俩眼睛红桃心“卟呤卟呤”直冒了,只恨自己的腿还打着石膏,不然也早拉着季亦承下去跳舞了,只好使劲的挥小手,嘴里还不着调的嗷嗷唱着。

季亦承宠溺一笑,眸底净是温柔,啧啧,这丫头还当真是捧场王啊!

不过,她是主角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