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智返回职大食堂上班,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番。

不是对陈姐不放心,而是作为老板,你必须要把态度亮出来,如果你表现得太随心所欲,下面的人久而久之会懈怠,会堕落。

乔智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创业者。

创业者要有能吃苦的精神,方方面面要精打细算,动辄出现在五星级酒店或者夜店,那些有损年轻创业者的形象和人设。

当然,乔智完可以不用顾忌这些人设,因为他和很多创业者不一样。

有些创业者是用投资人或者父母的钱创业,而乔智自己当老板,他不需要为金主负责。

乔智最近在看一本有关企业管理的书,书名叫做《是怎么养成的?》

这本书讲的不是贪污受贿,重点讲的是企业内部为何会丧失动力,管理失控,人心涣散。

原因有很多,关键是创业者自己首先失去了上进心,安于享乐,后面的跟随者自然效仿。

第一种解决方案,既然你自己干不动了,那就退位让贤,让干得动的人去推动企业的发展。

比如马芸,在他开始沉迷娱乐、打太极、拍电影之前,将自己和企业剥离了出去,只当企业的吉祥物。所有的决策由专业的经理人来负责人,即使自己个人因为玩耍出了什么大问题,也不会影响企业的正常发展。

另外一种解决方案,那就是保持充沛的朝气和动力,将自己变成企业的榜样,保持旺盛的精力。乔智喜欢养老生活,只可惜他还太年轻了,三十岁还不到,如果去养老的话,那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清新妹子爱笑的眼睛无法抵抗

此次前往奥地利,对乔智的启发其实挺大的,原本媒体对他宣传,总是加上年轻首富、身价百亿等名头,但真正接触到欧洲那些沉淀积累百年以上的勋贵,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依然处于一个并不起眼的位置。

世界上有三种人:上层的人、下层的人,和掉下来的人。

资源是自上而下分配的。

正如一部叫做《饥饿站台》的西班牙电影所揭露的现实。

餐桌上最初摆放着精致菜肴,经过每一层被人大快朵颐之后,渐渐会变得越来越杂乱恶心。越是身处下层,越是只能吃到上层剩下的残羹剩饭。甚至到了底层,连一丝食物也看不到。

如果将世界分成九十九层,乔智现在只能算是在二十层和三十层之间,上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厉害人物,只有走到前面的几层,你才有资格制定游戏规则和“食物”的分配方式。

奥地利之行,最大的改变或许是让乔智看清了自己的位置,同时原本风轻云淡的心里,燃起了细微的火苗。

当然,乔智知道如何将这些火苗完美地掩饰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

还是一句老话,低调发育,苟住,才能笑到最后。

陈雪华将近期的财务数据递给了乔智,为了研究这些数据,陈雪华不仅上了夜校,还专门找了几个商学院的教授。

陈雪华觉得自己进步不小,到了她这个年龄,还能看懂这些表,将每个格子里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数据变化弄得一清二楚,这也是一种满足感。

乔智将数据看了一遍,道:“近期的销售数据涨幅比较大,还是需要控制一下!”

陈雪华不解道:“为什么涨幅大,还需要控制?”

乔智耐心解释:“我们的营销模式跟其他餐饮企业的营销模式不一样,必须要将涨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如果涨幅过高,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到店的客人数量过多。我们虽然是网红餐饮企业,但针对的客户人群应该是小众,客人增多,意味着我们的过于追求客人的数量,没有追求客人的质量。”

陈雪华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此奇怪的逻辑。

乔智的意思很简单,社会的阶层是相对固定的,有钱人和没钱人的比例,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剧烈的变化或者震荡,因此乔帮主食堂的客人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基本都是围绕高端层次客人进行服务。

客人突然增多,有一个可能,低端的消费人群也被放了进来。

“最近这段时间,云海名媛群的事情影响还是很大的。我们要记住不能让这种事情在乔帮主食堂发生。”乔智兜兜转转一圈,终于绕到了主题上,他很认真地说道,“发生这种事情,其实不能怪那些客人爱慕虚荣,而是商家的责任和耻辱,商家在管理上出现了重大的失误和瑕疵。作为高端餐饮企业,怎么能让不合标准的人进来消费呢?那会严重影响企业的形象。”

陈雪华笑出声,“乔帮主应该不会出现那种情况,我们是按照预约制邀约客人,而且,我们以人均消费收取费用,不会出现类似问题,所以还请你放心。”

乔智微微摇头,“还是会有漏网之鱼,这里面有空子可钻,尽管我们放进来的客人数量有限,但他们拍照之后,可以互相传播,假装自己在店里是消费过了。”

陈雪华苦笑,“好像没有办法杜绝这个情况发生,毕竟晒我们的店里的照片,不违反规定。”

乔智道:“这样吧,你在官网发布一条公告,谢绝拼夕夕顾客进场!”

陈雪华眼睛一亮,终于知道乔智真正目的。

“如果这么发出去,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乔智痛心疾首,“没办法,冒着口诛笔伐的风险,也得和这些假名媛们划清界限!”

陈雪华心里明白,老板莫名其妙地绕了一大圈,其实只是为了给制造噱头,找个借口。

……

“谢绝拼夕夕顾客进场!”

除了官方网站之外,还在乔帮主的几个自媒体帐号发布了这条消息,这种借热度的炒作方式,当然带来了与众不同的效果,每天都有很多人到账户下面,对乔帮主进行围攻。

“别人称你是黑店,现在看来还得多加一个头衔傲慢。拼夕夕的顾客又怎么了,难道不是真金白银花钱进去消费的吗?”

“乔帮主还是一如既往地苟啊!又在借热度了,我怀疑这些骂他的,都是花钱雇佣的水军。”

“乔帮主已经沦落到利用假名媛来制造热度了吗?营销手段越来越低级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啊。”

当然,乔帮主谢绝拼夕夕顾客,也迎来了一群支持的声音。

“乔帮主还是一如既往地三观正确,欢迎那些冲着美食而来的顾客,拒绝那些为了炫耀而来的爱慕虚荣之辈,做的实在太棒了。”

“我也爱慕虚荣,到乔帮主消费,也是为了发朋友圈。但我不是拼夕夕,女人还是要经济独立,为了能实现乔帮主消费自由而努力吧!”

网上的争议不断,但对乔帮主食堂却带来了超乎想象的流量,无论是不是拼夕夕顾客, 大家都感觉到了前往乔帮主消费的珍贵性和独特性。

被谩骂也好,被嘲讽也罢,乔智早就被黑粉修炼得心脏坚硬似铁。

他努力给自己催眠,乔帮主是乔帮主,那是自己名下的企业,不代表着自己。

那些人诅咒乔帮主,可不是诅咒自己。

自欺欺人,心里会好受一点。

乔智决定以后还是多做点善事。让记恨的事情做多了,就得做让人感恩感动的事情,两相平衡,怨气就被中和了。

不过,乔智怒怼拼夕夕顾客的事情,整体上还是正确的。

尽管餐饮企业对待顾客上门,不应该有拒客行为,但对社会上三观不正的声音,要有鲜明的态度。

……

郭燕给乔智打了个电话,乔智原本没打算接,但郭燕不依不饶打了很多个,乔智只能接通。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不想接,没有特别的理由。”

“原来我在你的心里,一直还处于黑名单的位置。”

“错了,你在我心里没有任何位置。”

郭燕停顿数秒,自嘲地叹息,“果然还是我喜欢的那个男人,有个性,充满攻击性,让我很难受,却有乐此不疲。”

“你给我打这么多电话,不是为了表白那么简单吧?”乔智好奇道。

郭燕摇头道:“我是想问问那个公告的事情。”

乔智沉默数秒,解释道:“你太敏感了,那个公告不是针对你发的。你虽然经营那个什么名媛会,但明显要比拼夕夕名媛群要高级很多。你们是更高级的名媛,注重内涵养成,知道真正的名媛需要什么,名车、豪宅、奢侈品那些都是包装自我时最浅薄的层面,内涵和气质才是名媛的必备要素。”

郭燕哑然失笑,“你的评价还真够一针见血。”

乔智道:“不过,我提醒一句。出来骗的,迟早要还的。走多了夜路,早晚会摔跟头。”

郭燕微微一怔,“谢你吉言!”然后,主动挂断了电话。

郭燕对着手机屏幕,嘴角浮出笑容。

尽管乔智还是一如既往地水火不侵,但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在变化。

郭燕收拾心情,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云海的这帮傻姑娘,把事情搞得这么大,把名媛两个字都给彻底玷污了。”

“以后不能再用名媛会这个词了!得改成淑女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意境,也没那么锋芒毕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