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才不是……”

孙月急忙摇头,眼睑瞬间低垂,避开了萧然的视线,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道:“我本来就是说要杀的,喝了毒酒,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哈哈,事实证明,这杯酒并没有拿我怎样,现在的我,依旧好端端的站在的面前!”萧然起身走到酒柜,又倒了一杯酒,随后又一次的一饮而尽。

“……”

看着这一幕,孙月眼中彻底被复杂的光芒所占满,如果萧然放在第一次的时候喝下这杯酒,她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不愿,可和萧然相处了这几天下来,她的心里头一次有了作为一个杀手不应该有的东西——感情!

虽然这种感情不是爱,但她却也无法说清这是怎样的一份感情,在萧然喝下酒的时候,她脑海里腾起的一个想法就是阻止萧然喝下那杯酒,因为在那杯酒里,她真的下了毒药,而且还是组织中,毒性最强的毒药。

这种毒药并不是当时发作,而是在三天之内只要嗅到任何一种花香味,对方就会死的悄无声息,且根本查不出任何的问题来。

“觉得,我会真的帮吗?”

孙月中断自己的思路,深吸了一口气,刚还妩媚妖娆的模样瞬间变得冷淡无比,犹如那晚,两人展开生死搏斗时所见到的样子。

“那,会真的帮我么?”

视线在孙月身上凝结了几秒,萧然挪开了目光,不答反问道。

孙月没有想到萧然会反问她,微微一愣后,摇了摇头:“要记得,我的身份是一个杀手,我的一生,不是正在杀人,就是行走在杀人的路上,对我来说,要么生,要么死!不会再有多余的选择!

雪国世界里拖着行李箱的美女图片

不过,这几天的时光,我要对说一声谢谢!”

孙月轻轻一叹,在说出谢谢两个字的时候,她整个人似乎都在瞬间放松了许多,同时,在心里更是补充了一句:“萧然,希望到了下面,不会怪我,如果有来世,说不定我真会考虑做的女朋友……”

“女人要谢一个男人,不是该以身相许么?”

萧然淡淡一笑,略带轻挑的语气打破了空气中的沉闷。

“我是这辈子都别想得到的女人,就省省吧!”孙月翻了个白眼。

“哈哈!”

萧然放声一笑,随后收敛了笑容道:“我们言归正传,明天就是最后的压轴大戏了,到时候,我可能还需要的帮忙。”

“我看什么都准备好了,还需要我做什么?”孙月不解。

“当然是有备无患了,明天是一场大戏,想要将这场大戏好好演下去,并且骗过所有人,就必须务求真实,毕竟们那些人,可不是那么好骗啊!”萧然轻轻一叹。

“好了,在家好好休息吧,我洗个澡之后,还要出去。”

说完,萧然钻进了浴室。很快,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看着毛玻璃上那朦朦胧胧的萧然身影,孙月不由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渐渐地痴了……

……

此刻,海城已经因为龙王而沸腾了。

连续两天,龙王所清除的罪恶已经达到了八起,而看这个势头,龙王全然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尽管龙王没有继续在围脖上发布消息,可海城人却在心里暗暗期盼着。

在海城人的心里,暗夜中的龙王,将会替他们驱散阳光无法照到的黑暗,还他们一片朗朗青天。

“彭队,要是龙王今天洗手不干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是不是就全都白费了?”

喝了一杯咖啡,段政宇强打着精神,问道。

“他可是龙王,既然都已经这么高调了两天,就这样偃旗息鼓,肯定不是他的作风,我敢肯定,他今天晚上还会继续作案,说不定,他还会玩出什么新的花样来!”彭丹宁拳头紧握。

她可不想龙王就这样洗手不干,只有龙王有动作,她才有机会,所以于公于私,她都不允许龙王洗手不干。

“我还是希望他不要玩什么新花样了,光是那些老花样我们都应接不暇,要是新花样,我怕我们真的会被玩……”在彭丹宁逼视的目光下,段政宇口中的死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龙王作案的规律,接下来,只要继续分析,就会有突破性的进展,对了,那些评论内容,们都分析了多少了?”彭丹宁问道。

“彭队,这是刚出的评论排查结果,只是这个结果,恐怕彭队并不是很想见到。”段政宇打开电脑上的文件,嘴里满是苦涩道。

彭丹宁疑惑,可当她看到这个结果后,嘴角也是一抽,他们警队在排除了时间、地点以及虚假的评论好几千个之后,竟然还有二十几个真实评论。

这些评论里的内容,有好几条都是像前一桩劫案那样轻描淡写,根本没有给出实质性的证据,却又真实发生的评论,这让彭丹宁顿时愁容满面。

如果龙王真的是从这二十几个评论里面选择的作案目标,这也是相当大的一个工程量,想要抓住龙王,就必须集中警力,而一旦分散,再想抓住龙王,就千难万难了!

可这么多的数量,她想要提前蹲守,又只有分散警力出去才行。

一时间,彭丹宁有些犯难。

“彭队,龙王的围脖有消息了!”

段政宇一声惊呼,吼了起来。

“时间,会让黑暗脱离光明的洗礼么?今夜,再续!”

一行字赫然显示在屏幕上,彭丹宁秀眉紧皱,这一句话,看似是一个疑问句,可给她的感觉,却又像是一句自问自答,看似疑问,可问出这个问句的人却又像已经有了答案。

“时间,脱离光明的洗礼?这两样,貌似根本不搭边啊,这个龙王,他想要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直接说清楚就好了,何必拐弯抹角的呢?真是!”段政宇用力的揉着太阳穴,龙王的这个围脖,一时间他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既然龙王说出这个话,那就肯定有他自己的含义,依我看来,他十有八九又是在给我们暗示什么,马上将这二十几条评论调出来,我们逐条分析!”彭丹宁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