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森系美女气质恬静侧颜精致白嫩肌肤花海写真图片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

【 .】,精彩免费!

“玄之凰,,不记得我了吗?”

他刻意放缓了语速,一字,一顿,在她的耳廓边盘旋,然后直入心底。

好像要把她素来不羁风华的心湖给狠狠搅乱似的。

……

玄之凰猛地一怔,呼吸都顿滞了一拍,迎着他太过弑冽尖锐的深眸,仿佛有什么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心尖。

他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记得他了?

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吗?不可能啊,要是认识的话,她怎么都没印象。

玄之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胸腔里陡然狠狠“咚”了一下。

“我确定,我可从来都没失忆过。”

饶是这时候心跳如雷,她也依然保持唇捎的一抹妖潋笑意,还极为轻***佻的磕了磕下巴。

看得夜黎更是火大,剑眉骤然一拢,一瞬整个脸色都沉骇了下来。

又略微的向前倾身一些,两人间本就只相隔两公分的小小细缝更窄了。

他的胸膛几乎贴向她的,两人鼻尖下的呼吸恨不得都要交融到一起,透着一股特别显现的恼意。

……

玄之凰忍不住挑眉,这男人这是……发脾气了咩?

她可是实话实说啊。

一点儿谎话都没扯的。

玄之凰又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嘴角,扬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魅惑一笑,

“夜黎,这该不会又是最别具一格追女人的招儿吧,纯属瞎掰?”

真的是瞬间,夜黎瞳眸狠狠一缩,周围的空气温度都骤降如冰霜了,眯起的眸光恨不得把玄之凰的脑袋门给生生瞪出个洞来。

“玄之凰,我没跟开玩笑。”他咬着牙,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从牙齿缝儿里溢出来的。

“嗯,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所以倒是赶紧说啊。”这么吊人胃口,她都忙活一晚上了,还没把人给干掉,再想这么多事情真的很伤脑筋的啊。

哼。

……

夜黎长长深呼吸。

倏一俯身,又下移胳膊,原本按在吧台台面的大手直接紧紧的扣住了她妖细的腰肢。

两人中间还有着半公分的丝丝缝隙一瞬紧密贴合。

玄之凰笑,却带上了几分不悦,眼角的凉意蔓延,

“夜黎,说归说,别动手啊,我都还没行动呢。”

“对,行动才是最直接。”

低沉的音色一落,他一低头,抿着的锈红色的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直直的吻在她还微微半张着的殷唇上。

顿时,从两人脸颊中间穿透过去的那一片深橘色的光影被挡住了,凝聚在拥吻的唇捎。

半明半暗里,更渲染了无数暧/昧。

……

玄之凰竟然史无前例的脑袋“嗡”一下子炸了,甚至都懵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

她居然又被这男人吃**豆腐了!

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

这从来都是她的作风啊!

“噌”的一下子,玄之凰满身火花燃烧,璃眸骤戾,猛力提膝,狠狠顶了去。

却被夜黎早预料到,修长的双腿强势抵住,压着她的膝盖根本不能动弹,锁着的五指也更加收紧。

他奶~奶~个~腿!

玄之凰想爆**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