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茶馆的生意,还不错。

大厅十多张麻将桌,全都座无虚席。

敢来东兴茶馆打麻将的人,都是经常混迹齐州地下世界的人。

来这里的人,谈不上龙蛇混杂,根本就没有龙,而是清一色的蛇鼠之人,大多见不得光。

“金老板好!”

在场的客人们,足足五六十人。

他们看到东兴茶馆的老板回来了,都不敢坐原处继续打麻将,而是站起来毕恭毕敬的打招呼。

“嗯,你们继续玩。”

金东兴说了一句,示意后面两个小弟将秦雪带到他的卧室。

“你们也在这里自己玩吧。”

金东兴对他的其他小弟们说道。

“是!”

元气毛衣少女爱卖萌

一声响亮的回答,三十多个西装革履的小弟,去了一间偏厅,然后有说有笑的开始打麻将。

等金东兴离开大厅,大厅里面的十几桌客人,都在小声的议论。

“哇,那个美女好美啊。

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

“金老板真是有福气啊。

那个美女,今天是要被折磨得够惨!”

“哈哈,金老板的事情,咱们最好别管闲事。”

……金东兴来到卧室,示意两个小弟先出去,直接关上门,兴奋得像是吃了十斤激素。

金东兴的脸上,也是一片涨红:“哈哈,秦雪,你可真美啊。

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品尝过你这么美的美人。”

说完,金东兴取走秦雪嘴里的布团,就想听听秦雪各种求饶又无可奈何的话语声。

“你不要乱来!滚开!”

秦雪的眼泪簌簌滑落,显得无助又苍白。

“哈哈,我就喜欢听女孩子这么说话。

你越是这么嘶喊,我越是兴奋。”

金东兴说话之间,就要解开秦雪身上的绳子。

等金东兴刚把绳子解开,立刻双脚蹬地,然后纵身一跳,想要朝着秦雪直接扑上去。

秦雪拼命地向后退缩,含泪的眼中已经满是绝望。

哐!就在此时,一声破窗声响起。

玻璃像是一朵水浪,瞬间炸开。

而金东兴,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他的身子居然一下子停在半人高的地方不再下坠。

这一刻,金东兴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才看到一个陌生的削痩男子,已经站在他的身边。

而他的后腰皮带,正在这男子的手里。

男子提着他的皮带,让他的身子处于悬空状态之中。

“艹,你是谁?”

金东兴猛吃一惊,当即魂飞天外。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被小鸡仔子一样被人这样抓着?

“我是来打断你第三条腿的人。”

话语未落,萧然将金东兴的身子朝着房门重重的一扔。

轰!金东兴的身子,像一颗出膛的炮弹轰击在房门之上,将房门直接砸出一个透明的窟窿来。

而金东兴的身子,从窟窿之中飞出,最终坠落在门外的走廊之上,惊得两个在房门边偷听的小弟已经呆若木鸡。

“秦雪,我来了,别怕。”

萧然摸摸秦雪的头,显得几分侠骨柔情。

而秦雪,一头扎进萧然的臂弯,哭得泪人一般:“萧然,我好怕!要不是你,我今天就完啦。”

“别怕。

他们今天敢这么对你,我要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萧然说完,将金东兴的卧室砸了一个稀碎之后,才带着秦雪离开卧室。

金东兴的两个傻愣着的小弟,此刻已经反映过来,扶着他们的大哥就开始朝着茶馆的大厅后退。

而萧然带着秦雪,正在朝着茶馆大厅一步步走去。

茶馆大厅之内,玩得正开心的几十个客人,见金东兴面色惊恐的被扶出来,全都一愣。

原本吵闹无比的大厅,此时也安静下来。

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客人,忍不住开起玩笑:“金老板,是不是野马难驯,你被轰出来了?

想要驯服不听话的马,我可以教你怎么治她。”

然而,萧然和秦雪,已经来到大厅,出现在所有人眼里。

静!落针可闻。

这一刻,在场之人,才全都明白是有不速之客来救那个美女了。

而金东兴,明显是被打出来的。

可大家搞不清楚,萧然是怎么混进金老板要办事的地方去的。

“金老板,看来这人,是混进你的小弟之中,然后偷袭了你吧?

以后,你用人一定要用知根知底的人。”

一个老头子,自觉他很有阅历,高声说道。

金东兴指着萧然怒吼:“他不是我的小弟。

我现在都不知道他是谁。

他是从窗户闯进去的。”

“狗曰的,说,你是谁?”

随后,金东兴暴吼一声。

此时的金东兴,不想在客人和小弟们面前丢脸,重现做出一副霸道又嚣张的样子。

呼啦啦!就在此时,在偏厅玩的三十多个小弟,听到这里出事了,全都冲进大厅。

在场之人,加上客人和金东兴的小弟,将近一百人。

原本显得宽敞的大厅,一下子显得拥挤起来。

轰!萧然重重一拳轰在一张麻将桌之上,麻将飞溅而起:“我叫萧然,说过了,是来打断你第三腿的人!”

萧然的气势,让全场一惊,感觉空气里的温度也一下子降低了无数度。

坐着打麻将的人,知道一场恶战就要开始,不敢坐在原处,纷纷站起来退到大厅的两侧。

“萧然?

没听过!你特么真够嚣张,你知道我是谁吗?”

金东兴一声暴喝。

一个金东兴的小弟,一脸自豪,眼神恶毒的盯着萧然:“我大哥金老板,可是齐州地下世界新霸主金春成金老板的亲弟弟。”

在场之人,也开始喧哗起来。

“没错,你知道金东兴老板是金春成老板的弟弟吗?”

“作死。

敢得罪金老板,你彻底完啦。”

……此时的金东兴,看萧然就像是看一块砧板上的肉:“小子,现在怕了吧?

你要是怕了,立刻跪下给我磕头,然后将这位女子乖乖的送给我。”

“怕?

呵呵,我萧然的字典里面没有这个字。”

萧然说完,一步步继续朝着金东兴走去。

在场之人,全都傻眼,不相信萧然居然这么强横,敢不把新霸主的弟弟放在眼里。

“给我上,弄死他!”

金东兴一愣之后,猛力一拍桌子,高声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