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校园清纯麻花辫少女文艺淑雅气质写真图片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

【 .】,精彩免费!

时暝宠溺一笑,“小倾开心就好。”

景倾歌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好像是……磨牙声。

“额……”

只见对面的一群人一个个满身火花带闪电,一个比一个,有杀气,倒是冷默风,本来他是没有那么面目狰狞的,毕竟和他的关系不大,然而某只小手正狠狠掐攥在他的大腿肉上,还卯劲儿拧了一大圈,他不得不……额头青筋暴凸嘴角抽搐扭曲了啊。

暖暖,能把的手先拿开么……

不能!我生气!

→_→……

……

他们很想把时家俩兄弟给赶去一边霸占小可爱身边的位置的,可是小可爱却紧紧抱着时暝的臂弯,一副绝对不撒手的小白兔脸。

忧伤,深深的忧伤……

“犬犬,我想去洗手间。”景倾歌忽然说。

“我陪去。”时暝刚要起身,“腾腾腾”,季亦诺,墨暖暖,玄之凰已经跳过来把景倾歌从沙发上拉走了,很亲昵的挽紧了她的胳膊,“我们也要去!”

景倾歌,“……”

时暝温柔道,“去吧,我在这里等。”

咖啡桌上,只剩下一群男人,时家俩兄弟坐在一边,玄非玄煜俩兄弟坐在另一边,虎视眈眈的对望着,一个比一个面色铁冷,冷默风坐在旁边,自然他心里是偏帮着季家的。

瞬间,这一方的空气磁场变得冷森诡谲起来。

……

“犬夜叉,我警告,若敢打我们家小可爱的主意,别说的第十一区被灭了,我让的时代国际也真的成为过去的时代!”玄非凤眸一眯,妖异的轮廓净是邪魅。

时暝冷冷的笑了声,

“那问问季亦承去,小倾和季氏集团只能选一个,他会选什么,我也会选什么。”

玄非倏然噎了喉咙,根本不需要猜疑,承哥哥一定会选择小可爱。

玄煜脸色沉下去,“景家父母不一定是Ten杀的。”

“那又如何?”时暝反问,冷谲的眸色没有丝毫波澜,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冷默风倏然出声,“我也听说过倾城之,季亦承和景倾歌才是一对,现在是乘人之危。”

时暝喝了口咖啡,不置可否,“若现在小倾肯跟们走,我一定不拦着。”

玄非“蹭”一下子头顶喷火了,恨不得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妈**的,这动物当真是耍赖到底啊!他们又不是瞎子,难道看不出来现在小可爱最依赖他的吗?

玄非瞬间想把时暝的脸给撕成拖把布了!

……

洗手间里。

景倾歌站在盥洗台前洗手,“哗哗”的水流穿过白皙的手指,季亦诺几个围在旁边。

“小可爱,喜欢那只……犬吗?”季亦诺说得很咬牙,很切齿。

景倾歌一抬眸,甩了甩手,嘴角漾开一抹笑,“喜欢啊。”

几个姑娘顿时心凉了一大截,墨暖暖眉毛都皱成蝴蝶结了,慌忙道,“小可爱,不能喜欢那只犬啊!”

“为什么?”

“因为……”墨暖暖忍了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余光瞟了瞟季亦诺和玄之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