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次大场面啊……”苏礼看着周围聚拢过来的人反而是感慨了起来。

他好像一直都是在经历着大场面,或者说是他所到之处总是有大场面发生……不过这次不同的是,主角不再是他了。

能有引发一城范围内天象变化的修士有多可怕不用过多描述,就算是西秦的宿卫将军们都知道这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而周围冷眼旁观的修士们更是头皮发麻浑身有些发冷……洞冥真君的巅峰气场,绝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抗衡的。

所以他们只是一步一挪地随着玄素移动而移动,不敢有过激的行动,也担心玄素会突然发狂。

这种情况苏礼有所预见,可令他意外的却是耳中听到的一些声音……

“她是人是神?为何王宫之外矗立的那位护国玄女像与她那么相似?!”

“不要瞎说,护国玄女只是传说中的人物。而且可能其实也就是一位强大的修士,但就算是修士,千多年了,也应该已经死了吧?”

“但是真的好像……”

“不要管那么多了,她现在是去国师的青冥宫,就让青冥道的那些蜀中修士去对付她吧。”

苏礼能够听到这些,没理由玄素听不到。

但是她却并没有任何理会的意思,依然缓步款行,来到了原本剑宗归鞘宫所在的地方。

空气刘海锁骨短发女清纯唯美写真

玄素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这巍峨古朴的宫殿,语气怀念地说道:“它倒是还一点也没变。”

但是随后她又看到了这宫殿上的牌匾已经由原本的‘归鞘宫’变成了‘青冥宫’,却是如同个寻常女子一般哀婉一叹:“可惜人心已变。”

苏礼觉得玄素很不正常,超级不正常的……她对‘归鞘宫’的在意已经超出了一般范畴,或许这座宫殿对她有什么特殊意义?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早就得到消息而守在青冥宫门口的一位青冥道金丹真人硬着头皮走了上来,他说:“这位剑宗真君,当今秦王正与我家道主于青冥宫内论道,恐怕不能打扰。”

边上那群城中宿卫一听如此只能是和守在青冥宫前的禁军汇成一股,然后硬着头皮地面对玄素……敌人虽然是可怕极了的样子,但是既然秦王也在,那么他们就必须要正面迎敌了。

可是玄素却出人意料地没有表现出杀心了,反而是平淡地摆摆手说道:“那就请你进去通告一声,这座宫殿不久之后大约会崩塌,还是不要呆在里面了。”

苏礼听着觉得这才顺耳嘛,这才是剑宗威胁人的样子……用玄虞子的话来说,咱们要做个温文尔雅的粗人……

旁人自然也觉得这是玄素在威胁,所以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宫内却是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寡人倒要看看,是谁扬言要将寡人压死的?”

那是个不怒自威的声音,随即宫门内两人相伴走出。

其中一人壮硕而略显臃肿,胡须花白却身板挺直龙行虎步……却是秦王灞。

另一人则是个清癯老者,山羊白胡捻须轻笑,倒是真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应当就是那位青冥道主了。

然而玄素却是看也不看这两人一眼,只是回首对苏礼道:“你可知这座宫殿与我剑宗之历史渊源?”

“苏礼不知,正要太师叔祖赐教。”苏礼立刻恰当附和。

玄素那冰冷的容颜毫无表情波动,但是苏礼去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怅然与怀念。

“那是贫道剑道小成第一次下山历练红尘了,便是在这安阳城中遇到了那个叫做姬泰的家伙。”

“真是个轻狂又倒霉的笨蛋,一群兄弟都在争着家业,结果他却选择离开这里要去上战场保护这个家。”

“我们一拍即合,反正你也知道我们剑宗之剑最初总要在战场上磨砺一番的。”

“谁知姬泰平时笨笨的,战场上倒是聪明得紧。出征十年,愣是给他打下了千里之地呢!”

“可笑他家里那些兄弟才反应过来,可是面对百战雄狮他们能做什么?最后这安阳城依然还是让他说了算的……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吧。”

一开始秦王灞听着还觉得疑惑,又觉得姬泰这个名字耳熟得很。

可是随着那玄素所说的剧情勾起了他对自己这西秦发家史的回忆,于是在震惊与愕然中想起了‘姬泰’是谁。

秦王泰!

西秦四十一帝中的第九帝,人称兴秦之主并死后追为‘尊王’的绝世雄主!

‘泰’者‘尊’也。

甚至很多各国学者都认为西秦国祚之起始就是从这为‘秦尊王’开始的。而之前的八帝现在看起来都像是追封的,他们其实更像是一个氏族部落的首领而不是王者。

秦王灞现在心里有些抖,但是依然打死不愿承认……总觉的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先祖辈人物忽然跑到他的面前来十分地不真实啊。

然而随后玄素却又是一叹道:“后来我结束了红尘历练返回山门静修一段时间,再出山就已经是三十年后成就金丹啦。”

“这时再想去见见当初的那傻小子……却没想到他已然是个儿女成群的中年人了。”

“他说,他本来是想要等我回来娶我的。但可惜他有传承血脉的责任,拖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我说,我才不会和任何人结婚呢。”

“他就给我建了这座宫殿,然后还信誓旦旦地承诺:他会始终等我,这座宫殿就一直给我空着。”

“我说那不用,就将我的剑留在这里陪你吧。”

玄素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目光却是已经越过了面前的所有人看向了那巍峨宫殿,仿佛从中看到了往昔时光。

“他叫这里为‘归鞘宫’,因为这里留着我最初的佩剑。也因为他觉得他就是鞘,一直等着我这柄剑回归……”

“就是可惜了……”

可惜沧海桑田凡人易老。

苏礼简直不忍想象那位天下雄主在苍老弥留之际是如何面对依然青春如旧的玄素的……

而随着玄素话音落下,那宫殿内就猛然一柄质朴无华的宝剑飞天而起……很奇怪,明明平淡无奇,但苏礼却在上面仿佛看到了某种奇异的烟气氤氲缭绕。

这时苏礼背后的马车内也传来一声惊咦,椿声音柔软又惊讶地说道:“竟然是成了一柄气运至宝!”

“这柄剑汇聚了许多由玄素带来的你们剑宗的气运以及这西秦气运,看来也是剑宗与西秦的因果纠缠之核心所在。”

苏礼听了心中一怔,连忙轻声低问:“那么这柄剑被太师叔祖取回了会怎么样?”

“因为是秦王首先更改了宫名并且薄待剑宗,所以是秦王率先意图了断因果。”

“玄素此时取回这柄剑,便是相当于应允了断因果……于己,这是将这份汇聚的气运收回剑宗。于西秦……他们要倒大霉了。”

而随着这柄气运之剑的脱离,这座被青冥道占据了的宫殿楼宇却仿佛一下子散去了最后的精华,竟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风化、朽蚀了起来!

“轰!”

果然是应了玄素的话,这座宫殿就这么一下崩塌了。

秦王灞惊得目瞪口呆,直至玄素转身回到马车,然后苏礼平静地驾车离去都没有反应过来。

……

苏礼等人没有再多做停留,甚至没有理会那些青冥道的人,只是兀自回山去了。

秦王灞怅然若失,最后败兴回宫,却不想忽然一阵邪风吹来迷了他的眼睛,却是一阵刺痛中身体也不知怎么的就失去平衡从御马上坠了下来……